新闻分类

联系我们

四川绿达时代环境工程有限公司

联系人:绿达园林

电 话:0816-2302893

地 址:绵阳市涪城区临园路中段131号福泽大厦B座10F

邮 编:621000

网址:www.lordgarden.cn


观赏草:历史、现状与展望

您的当前位置: 首 页 >> 新闻资讯 >> 技术交流

观赏草:历史、现状与展望

发布日期:2017-09-25 00:00 来源:http://www.lordgarden.cn 点击:

           观赏草:历史、现状与展望

                       徐泽荣 陈富贵

               (四川绿达时代园林景观工程有限公司,四川绵阳621000

 

摘要:观赏草具有极高的观赏价值,其作为一类新型的园林造景材料,目前在我国的认

识和应用还不充分。本文对观赏草的概念、分类、应用历史和研究现状进行了阐述;分析了

观赏草在园林建设中的不同应用模式和造景手法;并探讨了观赏草在我国园林和生态建设中

的应用前景及今后工作的努力方向。

关键词:观赏草;应用现状;应用模式;种植设计;前景展望

中图分类号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

 

Ornamental Grasses:History,Current Situation and Prospect

XU Ze-rong

(Sichuan Lord Times Landscape Engineering Co.Ltd.,Mianyang 621000,China)

Abstract:Ornamental grasses ,as excellent additions to different environments of urban green spaces,

have various species,combining with their unique shapes,foliage colors,inflorescences,easy propagation

and maintenance.As a new gardening landscaping plant material,peoples awareness on it is not sufficient.

In this paper,an elaboration is made of the definition,classify,application history ,research status and appli-

cation mode of ornamental grasses.Moreover, discussed and proposed that the ornamental grasses played

an important role in economical landscape construction. It would count for certain role in landscape plant

in China.

Key words: Ornamental grasses;Application status;Application mode;Planting design;Prospect

 

观赏草(Ornamental Grasses)作为一类新型的植物造景材料,从粗犷野趣到优雅整齐,从叶色丰富多彩到花序多种多样,从形体高大挺拔到低矮小巧玲珑,从陆生到水生,并具有丰富的季相之美,能构成一个个有形、有色、有声、有味、动静相融、多姿多彩的园林景观。观赏草展示的是动感和韵律美,其株型、线条质地、花型花色、叶质叶色均与其它园林植物有着明显区别。在园林造景中巧妙地应用观赏草,能营造出“和谐的韵律”、“宁静的合唱”、“舞动的飘带”、“潮汐涨落的波动”、“上了妆的金秋”、“古朴沧桑的严冬”等壮丽景色。而观赏草所具有的广泛生态适应性和低养护特性更是许多其它园林植物所无法相比的。因此,随着人们回归自然意识的深化和审美情趣的变化,观赏草将在美化和保护我们的环境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也是今后园林景观种植设计的发展趋势之一。

绵阳是国家级园林城市,过去在城市园林绿化建设中取得了骄人的成绩,但同时我们也应清醒地认识到,目前我们的城市景观尚存在造景手法单一;景观文化内涵和地域特色不足;有数量少精品;植物配置设计“同质化”突出等诸多问题,需要我们今后在推进“生态园林城市”和“美丽绵阳”建设中予以改进。而观赏草作为一类既有造景功能又有生态价值的造景植物材料,当地又有较丰富的野生种质资源(徐泽荣等,2005),过去却一直未得到足够的重视,应用十分有限。为此,本文就观赏草的特性、应用历史与研究现状、应用模式及未来前景等进行综述,以期能为丰富当地城市景观提供参考依据。

1  观赏草的概念及分类

1.1 概念

观赏草是园林应用上的分类概念。早在1950年,德国园艺家Karl Foerster在其专著《The Uses of Grasses and Fems in the Garden》中即将禾草归为优良的观赏植物类群。Lois B(1989)认为,观赏草不是用于践踏的,而更多地是被当作灌木的形式来应用,可以作主景、绿篱及地被等。美国人John Greenlee(1992)将观赏草的概念阐述为:通常是指主要用于观赏的禾草和类似于禾草的植物统称,是一个分布和栽培范围较广的复杂的植物大群体。Nancy J.Ondra(2003)对观赏草的定义给予了进一步明确,认为观赏草是可广泛用于各种生境造园的以禾本科植物为主的植物统称,它包括部分莎草科、灯心草科、花蔺科等植物。

国内刘建秀等(2001)将观赏草定义为:是具有观赏价值的草本植物,以禾本科为主,其次是莎草科,还有灯心草科、花蔺科等。宋希强等(2004)认为,观赏草是一类形态优美、色彩丰富、以茎秆和叶丛为主要观赏部位的草本植物的统称,以禾本科为主,常见的还有莎草科、灯心草科、花蔺科、天南星科、香蒲科、蓼科等植物。

综合国内外的概念,可以看出观赏草的内涵和范围是在不断拓展的,由此,笔者认为可以将观赏草定义为:在园林绿化应用中,除草坪草外,以叶丛、茎秆或花序为主要观赏部位,可广泛用于各种生境造园的以禾本科为主的植物统称,常见的还有部分莎草科、灯心草科、花蔺科等植物。观赏草与草坪草的主要区别在于观赏草具有立面效果,能展示植物的自然美,且不耐践踏和高强度刈剪。

1.2 分类

1.2..1 依据观赏特性分类

1.2.1.1 株型

按株型观赏草可分为丛生型、直立型、甸型和综合型(Nancy J.Ondra,2003),丛生型观赏草的代表如羊茅类(Festuca spp.);株型似圆柱状的柳枝稷(Panicum virgatum)是典型的直立型观赏草;狼尾草类(Pennisetum spp.)叶片呈优雅的弧形,为甸型观赏草的代表;而芒草类(Miscanthus)是直立茎和弧形叶的组合体,为综合型观赏草。

1.2.1.2 叶型

观赏草按叶形大致可分为6类(John Greenlee,1992;宋希强等,2004),即:

穗状:叶通常呈尖锐状,或从基部丛生出直挺且纤细的叶子。如灰羊茅(Festuca cinerea)、蓝羊茅(F. glauca)。

簇生状:叶甸状,上部叶子覆盖下部。如狼尾草(Pennisetum alopecuroides)。

直立状:直立,叶片垂直生长或呈柱状。如宽叶香蒲(Typha latifolia)、日本血草(Imperata cylindricaRed Baron)。

直立发散状:叶子以直立或僵直往上的形式向外上方生长。如欧洲异燕麦(Helictotrichon sempervirens)。

直立拱状:叶子直立生长并在顶部喷泉状发散。如紫芒(Miscanthus sinensis Purpurascens)。

拱状:叶子以合适的比例往外上方拱形弯曲,如棕叶狗尾草(Setaria palmifolia)。

1.2.1.3 叶色

观赏草的叶片具有令人惊艳的色彩,一般按叶色可将其分为绿色叶、秋色叶、常色叶、斑色叶四类(Nancy J.Ondra,2003)。

绿色叶类即叶色为绿色的观赏草,包括秋冬季落叶的,也包括四季常绿的种类,如蒲苇(Cortaderia selloana)、芒(Miscanthus sinensis)、棕叶苔草(Carex muskingumensis)、旱伞草(Cyperus alternifolius)等。

秋色叶类是指秋季叶片变化显著的观赏草。此类观赏草的叶片入秋后变成红、黄、橙等色彩,极大地丰富了秋天的景色。如秋叶呈红色或紫红色的紫芒,呈黄或黄褐色的大须芒草(Andropogon gerardii)、柳枝稷等。

常色叶类是一些观赏草的变种或变型,其叶常年均呈异色,而不必等待入秋,特称为常色叶观赏草。如蓝色或灰色叶片的观赏草有蓝羊茅、欧洲异燕麦、蓝芽草(Elymus magellanicus)、天蓝草(Seslena coerulea)等,金色或褐色叶片的观赏草有金色箱根草(Hakonechloa macra Aureola)、新西兰发状苔草(Carex comansBronze)、金叶矮石菖蒲(Acorus gramineusMinimus Aureus)、金叶地杨梅(Luzula sylvatica)等,红色或紫色叶片观赏草有红沟灯心草(Uncinia rubra)、红狼尾草(Pennisetum setaceumRubrum)等。

班色叶类是绿色叶片上具有其它颜色的斑点或花纹的观赏草。如花叶芦竹(Arundo donaxVariegata)、花叶蒲苇(Cortaderia selloanaGold Band)、玉带草(Phalaris arundinacea var.picta)、芒属(Miscanthus)的金条芒(Gold bar)、晨光芒(Morning Light)、花叶芒(Variegatus)、斑叶芒(zebrinus)等。

1.2.1.4 株高

不同种类的观赏草在植株高度上差异较大,从几厘米到数米。一般依高度可分为:高型;中高型;矮型(宋希强等,2003)。

高型观赏草如芦竹、蒲苇、五节芒(Miscanthus floridulus)、斑茅(Saccharum arundinaceum)等,适合用来分隔园林空间、花境背景或孤植。

中高型观赏草可用于花境中景、建筑物旁布置。如狼尾草、发草(Deschampsia caespitosa)、凌风草(Briza media)等。

矮型观赏草一般可用作地被,花境中作中景或镶边植物,或种植于园路的边缘,增添自然野趣。如金叶苔草(Carex oshimensisEvergold)、花叶石菖蒲(Acorusgramineus Variegatus)、花叶燕麦(Arthenatherum elatius var.bulbosum variegatum)等。

1.2.1.5 花序

观赏草有三种基本花序形态,即:穗状、总状和圆锥状(John Greenlee,1992)。花序可以是松散排列的,也可以是敞开的,密集的,甚至是单侧的。多数观赏草在5-8月开花,花序色彩变化丰富,新抽出的花序往往有暗绿、红色、粉红、银色、青铜色等,成熟后还可变为棕褐色、灰白色、褐色等。有些观赏草因其芒伸出花序外而形成密生直立的丝状花序,非常美观。

1.2.2 依据生长特性分类

1.2.2.1 生长节律

根据观赏草活跃生长的季节性,可分为冷季型和暖季型两类(John Greenlee,1992)。

冷季型观赏草在15-25℃的温度范围内生长最好。一年中有两个生长高峰期,即春季返青后形成第一个生长高峰,夏季高温期处于休眠或生长停滞状态,入秋后进入第二个生长高峰,冬季不休眠,并呈现出红、紫、黄或褐等色彩。冷季型观赏草有羊茅类、针茅类、凌风草、发草等。

暖季型观赏草最适于在27-35℃的温度范围内生长。当春季气温回升,暖季型观赏草开始返青生长,在夏秋季开花,冬季进入休眠。多数暖季型观赏草在秋季会变色,且颜色丰富多彩。即使是冬季处于休眠干枯的植株,也会呈现出白色、棕褐色、淡黄色等精美的冬色。芦竹、芒草类、日本血草(Imperata cylindrica ‘Rubra’)、狼尾草、大须芒草(Andropogon gayanun ‘Planathina’)等均属于暖季型观赏草。

1.2.2.2 生长周期

    按生长周期(寿命长短)观赏草可分为:短寿型和长寿型两类(徐泽荣等,2005)。  

    短寿型是指一年生或越年生(二年生)的观赏草。在一年中完成整个生命周期的如薏苡(Coix lacryma-jobi)、大凌风草(Briza maxima);生长当年只有营养生长,第二年开花结实后死亡,完成生命周期的如雀麦(Bromus japonicus)。

长寿型是指多年生的观赏草,绝大多数观赏草都属于这一类型。如蒲苇、芦竹、狼尾草类、芒草类等等。

一些观赏草在特定的气候条件下为多年生的,而在另一气候条件下却可能是短寿的。如羽绒狼尾草(Pennisetum setaceum,它在温和的加利福尼亚南部是多年生的,而在太平洋西北部却是一年生植物(John Greenlee,1992)。

1.2.2.3 生长习性

    观赏草按生长习性可分为蔓生型(Running grasses)和丛生型(Clumping grasses)两类。

蔓生型观赏草的种群通过地上匍匐茎或地下根状茎扩展,往往具有较强的侵占性,常作地被种植。代表种如荻(Miscanthus sacchariforus)、芦苇(Phragmites communis)、野牛草(Buchloe dactyloides)等。

丛生型观赏草通过分蘖节产生新枝以丛生方式生长,如蒲苇、芒、鸭茅等都属于丛生型观赏草的典型代表。

目前常见的观赏草种类参见图1。

2 观赏草的应用历史与研究现状

2.1 国外观赏草的应用历史与研究现状

2.1.1 国外观赏草的应用历史

观赏草在国外的应用历史较久,早在中世纪时期,西方即有“繁花草丛”的记载,用以描述高档的住宅周围为野生花卉所点缀的绿色草丛(Fiona Gilsenan,2002)。1883年,William RobinsonGertude Jekyll在《The English Flower Garden》一书中明确提出,一些禾草种类可以作为传统花境和庭园过渡区域的优良造景植物材料,并描述了一些观赏草的观赏特性,如沙滨草(Elymus arenarius)、黍属(Panicum spp.)、狼尾草属(Pennisetum spp.)、针茅属(Stipa spp.)等。

20世纪初,英国造园家Gertrude Jekyll凭借她对植物语言的深刻理解和娴熟的植物配置技巧,将芒草类植物用作西斯特科姆庄园(Hestercombe)的植物造景材料,以丰富花园的立面层次,营造了具有乡村田园风格的园林景观。此外,她还在Pollards公园的环形花境中选用株形直立、叶片蓝灰色的沙滨草与花卉混合种植,使得整个花境生机盎然(Bisgrove等,1992)。20世纪30年代,Russell Page主持设计的法国Pontrancart花园的一处水景园中采用了不规则的种植形式,水边栽植蓝花百子蓮(Agapanthus africanus)、落新妇属(Astilbe spp.)、珍珠菜(Lysiachia clmethroides)等,以荻(Miscanthus sacchariflorus)为背景,构成色彩丰富,空间层次井然有序的配置形式(Leveque,1990)。

进入20世纪中后期,观赏草在西方国家的植物造景中应用日趋广泛,设计师们对观赏草造景的艺术造诣也愈加精湛,在色彩搭配、株型选择、质地考究上



2.jpg

3.jpg



7.jpg 

                  1常用观赏草种类

趋于成熟,景观应用形式层出不穷。1957年,Richard Simon等人在北美成立了经营观赏草的苗圃公司,批量生产观赏草。Wolfgang Oehme等人受美国牧场形式的启发,提出了一种观赏草种植的独特方式,称之为“新美洲(New American)”花园设计形式,主张将观赏草与金光菊属(Rudbeckia spp.)植物以及其它美洲本土植物自然搭配,呈块状或大规模片状布置(Fiona Gilsenan,2002)。在北美中西部地区,随着造园者对遵循生态系统内在自然规律的理解和人们对低养护管理的渴望,耐旱观赏草被大量应用于规则式和自然式庭院景观设计(Fiona Gilsenan,2002)。1980年,英国著名景观设计师Ressel Page在纽约Pepsico公司总部的景观设计中,应用各种各样的观赏草组成了清新、优美、自然、管理成本低廉的新型花园,产生了极好的景观效果。荷兰景观设计师Piet Oudolf在继承传统造景特色的基础上独树一帜,将观赏草与其它多年生植物搭配构成大规模的艳丽花境,并得到了广泛认可。德国Dycker Feld新园以芒草类观赏草划分空间,奠定全园的基调,从而将古老的宫殿花园与现代化的花园空间有机结合在一起(Hans-Martin Nelte,2004)。法国的景观设计师在Le Vasterival花园,以蒲苇属植物和蓝果树(Nyssa sinensis)作为花境背景,粉色、红色、蓝色的八仙花阿娜多姿,组成了色彩丰富而绚丽的庭园花境(Leveque,1990)。澳大利亚也于1980年以前即开始进行观赏草种质资源的搜集,并筛选叶型、株型、色泽和整齐度等表现优异的品种进行繁育推广(武菊英,2003)。如今,在西方发达国家有“无草不成园”之说,观赏草已形成一个较为完整的产业,成为了苗圃、花卉市场、园艺商店的常规植物,与花灌木、宿根花卉、球根花卉等一样列为专类经营,并被大量应用于城市公园、郊野公园、高科技园区、道路两侧、居民住宅区等地(刘建秀,2001)。

2.1.2 国外研究现状

观赏草已成为近年来国外的研究热点,在观赏特性和新品种培育方面,Davidson C G,Gobin S M.1998)在加拿大曼尼托巴对160种观赏草和类观赏草经过四年的筛选评估,认为须芒草(Andropogon gerardii)、密花拂子茅(Calamagrostis epigejos)、多种苔草(Carex spp.)、柳枝稷等30个草种的景观效果表现突出。明尼苏达植物园作为美国最大的观赏草收集中心之一,现已收集了200多种观赏草和本土草。Bluemels苗圃(马里兰州)、Greenlees苗圃(加利福尼亚州)等已成为观赏草新品种培育的重要基地,选育出了一批优良的观赏草栽培品种。目前世界上约有400种观赏草,并不断有新的观赏草品种被推出,仅芒(Miscanthus sinensis)就已育成约50个品种,如‘Adagio’、‘Morning LightLittle Zebra’、‘Zebrinus’、‘Variegalus’等;狼尾草也有多个品种培育出来,如‘Burgundy Giant’、‘Little Bunny’等(丰会民等,2008)。

一些学者将研究方向集中在观赏草生理特性方面,如Beckwith A G等(2004)对紫狼尾草(Pennisetum setaceum)的两个品种RubrumRed Riding Hood花和叶片中花青素形成与光强、光源的关系进行了研究。Harvey M P等研究了不同NP比和不同N浓度梯度对金知风草(Hakonechloa macra)生长的影响。Young J A等(2003)对芨芨草属的Achnatherum robustum在不同温度条件下种子的发芽率进行了研究报道。

在观赏草抗逆性研究方面的报道也很多,如James T C等(1998)评价了5种观赏草在干旱胁迫下的抗旱表现。Cosentino S L等(2007)对巨芒草(Miscanthus ×giganteus)在3个土壤含水量梯度下的生长差异进行了研究,认为巨芒草在较低的土壤含水量下生长良好。Farrell A D等(2006)对4个芒草(Miscanthus)基因型发芽最低温度和致死温度的研究表明,其发芽最低温度为6℃-8.6℃,在-8℃以下4个基因型的生长势均明显减弱。

在观赏草繁殖方面,Bruce A C(1999)研究了分株时间对5种观赏草越冬的影响,认为部分种在秋季分株的效果较春季分株更好。Harvey M P等(2002)研究了‘光环’金知风草(Hokonechloa macraAureola)的生长状况与分株大小、遮荫度的关系。Brand M H等(1999)对八种常见观赏草营养繁殖适合的分株大小进行了研究,结果表明对于大多数草种而言,较小的分株有利于春季盆栽种植。Robacker C D等(1988)用未成熟花序作为外植体成功建立了蒲苇的微繁体系。

在观赏草生态安全评估领域,Domenech R等(2005)对地中海区域蒲苇的入侵状况做了调查研究。Hertling U M等(2000)以南非地区的欧洲海滨草(Ammophila arenaria)为例,对其生物入侵风险进行了评估。

2.2 国内观赏草研究与应用现状

2.2.1 资源开发与应用现状

中国被誉为“园林之母”,观赏草种质资源丰富,仅禾本科植物就有200余属,1500种以上(中国植物志编辑委员会,1996);苔草属植物达400多种,富有广阔的开发应用前景(王俊强等,2006)。近年来,随着市场上“观赏草热”的兴起,观赏草的需求不断上升,国内一些学者开始重视对当地野生观赏草的开发,如唐岱等(1994)对重庆地区、刘明东(2007)对大庆地区、赵岩等(2006)对山东地区、刘磊等(2005)对滇中地区、胡静(2008)对陕西地区、任全进等(2007)对江苏地区的野生观赏草资源进行了较为详细的调查和评价。徐泽荣等(2005)在对四川野生观赏草资源调查研究和驯化栽培的基础上,对16种重要野生观赏草的特征特性、培育特点、利用途径等作了介绍。其后,又对四川野生芒属(Miscanthus)植物的种类与分布、生物学特性、生态学特性、应用价值及开发利用前景等进行了专题报道(徐泽荣等,2009)。武菊英等(2009)通过对北京地区野生禾本科观赏草资源调查,发掘出狼尾草、大油芒等13种观赏价值较高的禾本科观赏草。作为乡土观赏草,它们更能适应产地生态环境条件,无生物入侵风险,而且经驯化选育出的新品种还具有自主知识产权。但目前国内乡土观赏草资源的开发多停留于种质资源调查与评价,而驯化育种、生态特性、景观配置模式、以及扩繁推广应用的报道尚不多见。

为适应我国城市景观建设的发展,近年来很多国外培育的优良观赏草品种被引入国内,如杭州西湖风景区应用的40余种观赏草中(张智等,2008),以外来品种居多,代表性植物有蒲苇(Cortaderia selloana)、矮蒲苇(C.selloana

Pumila)、花叶芦竹(Arundo donax Variegata)、斑叶芒(Miscanthus sinensisZebrinus)、晨光芒(M.sinensisMorning Light)、细叶芒(M.sinensisGracillimus)、细茎针茅(Stipa tenuissima)、紫御谷(Pennisetum glaucumPurple Majesty)、日本血草(Imperata cylindricalRed Baron)、蓝羊茅(Festuca ovina)、花叶草芦(Phalaris arundinacea)、花叶燕麦草(Arthenatherum elatius var.bulbosumVariegatum)、棕叶狗尾草(Setaria palmifolia)、花叶水葱(Scirpus validusMosaic)、金叶苔草(Carex oshimensis Evergold)等。上海目前运用的观赏草种或品种约有50个,正在培育研发的约有100多种(丰会民等,2008),其中绝大部分为国外引进。花叶燕麦草、细叶芒、斑叶芒、金叶苔草、蒲苇等观赏草,被种植于上海人民公园、杨浦公园、世纪公园、闵行中心绿地、长风公园、动物园等处,形成了独特优美的景观。北京植物园从2001年开始引种观赏草,先后引进24属33种,并成功筛选出13种可以在北京地区安全越冬、生长良好的观赏草。目前观赏草在北京奥林匹克公园、城市公园、郊野绿地和观光园区都有较广泛的应用。成都市目前应用较多的观赏草近30种(张锡九等,2013),以日本血草、花叶芒、斑叶芒、蒲苇等外来引进者居多,本地原产种类应用较少。在绵阳,四川绿达时代园林景观工程公司于本世纪初即开始观赏草的引种驯化,先后在其苗圃基地引种栽培了20余个观赏草种(品种),但当地城市绿地建设中观赏草的应用十分有限,目前仅见富乐山风景区、三江湖湿地公园、人民公园等处有蒲苇、日本血草、花叶芒、旱伞草等少数品种栽植,配置方式也较单一。贵阳市近年在城市生态建设中,开始重视观赏草的应用,据笔者调查统计,目前在时光贵州、泉湖公园、云漫湖公园、乡愁贵州、观山湖公园、小车河城市湿地公园、花溪湿地公园等景区应用的观赏草种(品种)有近20种,除外来引进的蒲苇、矮蒲苇、花叶蒲苇、花叶芦竹、墨西哥羽毛草(Nassella tenuissima)、新西兰亚麻(Phormium tenax)、花叶菖蒲(Acorus gramineus)、黑麦冬(Ophiopogon planiscapusArabicus)等种类外,一些乡土观赏草如芦竹、芦苇、香蒲(Typha orientalis)、蜡烛草(Phleumpaniculatum)、大理苔草(Carex taliensis)、野古草(Arundinella hirta)、芒、五节芒(Miscanthus floridulus)、水葱(Scirpus validus)、灯心草(Juncuseffusus)等也有种植。

2.2.2 抗逆性研究

国内对观赏草的抗逆性研究多集中于部分植物的抗旱性、抗寒性、抗热性和耐荫性方面。如:许文花等(2004)就水分胁迫对斑茅(Saccharumarundinaceum)5个不同无性系的影响进行了研究,得出水分胁迫下叶片中脯氨酸、可溶性糖、丙二醛(MDA)的含量显著提高,但不同无性系间增幅不同的结论。黄平等(2007)通过盆栽土培法研究发现,土壤水分胁迫对拔节期荻(Miscanthus sacchariflorus)的生长影响显著。张智等(2007)对斑叶芒、狼尾草和矮蒲苇在为期19天的自然失水胁迫处理下的形态与生理变化研究表明,狼尾草的耐旱性最强,斑叶芒次之,矮蒲苇对干旱最敏感。而孔兰静等(2008;2010)用盆栽控水的方法就干旱胁迫对弯叶画眉草(Eragrostis curvula)、蒲苇、狼尾草水分状况、相对导电率、渗透调节物质和保护酶活性的影响研究发现,弯叶画眉草叶片相对含水量和水势随干旱胁迫程度的加剧,下降幅度最大,膜伤害度最重,对水分胁迫最敏感;蒲苇和狼尾草在中度水分胁迫下抗旱性无明显差异,在重度水分胁迫下,蒲苇较狼尾草更抗旱。孙铁军等(2009)对不同程度干旱胁迫对10种禾草苗期7个抗旱特征指标的影响研究结果表明,随着干旱胁迫程度增加,叶片含水量及相对含水量降低,叶片相对导电率与可溶性糖含量升高,重度干旱胁迫时,草地雀麦(Bromus riparius)、无芒雀麦(B.inermus)、苇状羊茅(Festuca arundinacea)、沙生冰草(Angropyro desertorum)和草芦(Phalaris arundinacea)根冠比增加,其余草种均有所降低;10种禾草苗期抗旱性由强到弱的顺序为无芒雀麦>苇状羊茅>草地雀麦>鸭茅(Dactylis glomerata)>沙生冰草>长穗偃麦草(Eltrigia elongata)>蓝茎冰草(Agropyron smithii)>草芦>猫尾草(Phieum pratense)>紫羊茅(Festuca rubra)

孙铁军等(2008)通过对10种禾草半致死温度与越冬率的测定,利用最长距离聚类分析方法对其耐寒性进行了综合分析。结果表明,在北京地区,耐寒性较强的禾草是草地雀麦、无芒雀麦、苇状羊茅、沙生冰草、长穗偃麦草和猫尾草,耐寒性中等的是紫羊茅、蓝茎冰草和鸭茅,耐寒性最弱为草芦。马威(2014)对5种观赏草在不同低温胁迫下各项生理指标变化分析表明,随着低温胁迫加剧,相对导电率均呈升高趋势;玉带草(Phalaris arundinaceapicta)和蓝羊茅超氧化物歧化酶活性呈先上升后下降趋势;玉带草的脯氨酸含量波动较大,其余4种均是先下降后上升再下降的趋势。通过对5种观赏草抗寒性评价结果表明,在哈尔滨的抗寒能力由高到低依次为:玉带草、蓝羊茅、小兔子狼尾草、斑叶芒、银边芒。袁小环等(2011)对5种观赏草容器苗越冬情况观察发现,在北京地区的耐寒性从强到弱为拂子茅(Calamagrostis epigeios)、狼尾草、野古草(Arundinellaanomala)、须芒草、细叶芒。

柴翠翠等(2009)用电导法研究了10种观赏草在不同梯度高温水浴处理下细胞膜的热稳定性,结果表明耐热性最强的是黑麦冬(Ophiopogon japonicusNigrescens)、日本血草、小盼草(Chasmanthium latifolium);耐热性中等的是棕榈叶苔草(Carex muskingumensis)、棕红苔草(C.buchananii)、细叶芒;耐热性弱的是玉带草、金边麦冬(Liriope spicataVariegata);耐热性最弱的是斑叶芒、花叶芒。李秀玲等(2010)运用电导法对13种观赏草的耐热性进行了研究,通过Logistic拐点确定观赏草半致死温度,由高到低依次为:花叶芒、细叶芒、斑叶芒、花叶蒲苇、狼尾草、蒲苇、香茅(Cymbogon citratus)、日本血草、金叶苔草(Carex oshimensis)、玉带草、细茎针茅(Stipa tenuissima)、蓝羊茅、欧根金线蒲(Acorus gramineusOgon),表明暖季型观赏草的耐热性较冷季型观赏草强。张彦棒(2010)研究发现,高温胁迫可使细茎针茅叶片相对电导率增大、丙二醛和脯氨酸含量增加,叶绿素含量下降,但水杨酸或热锻炼诱导均能缓解高温环境给植株带来的伤害。

蔡建国等(2012)对芒属5种观赏草的耐荫性研究表明,遮荫对5种芒草的形态指标和光合生理指标都有不同程度的影响,耐荫性强弱顺序依次为:晨光芒>芒>五节芒>花叶芒>细叶芒。朱小楼(2009)根据4种苔草和2种参照植物的形态特征及光合生理指标在不同遮荫梯度下的变化,进行耐荫性评价与分析,结果6种植物的耐荫性从强到弱依次为栗褐苔草、花叶玉簮甜心、吉祥草、条穗苔草、三穗苔草、仲氏苔草。刘宗华(2009)报道5种狼尾草的耐荫性强弱顺序为:小兔子狼尾草>紫光狼尾草>羽绒狼尾草>绒毛狼尾草>东方狼尾草。

2.2.3 繁殖与栽培技术研究

观赏草的繁殖技术包括常规的种子繁殖与无性繁殖,以及微繁技术。佟斌等(2015)对芒颖大麦草(Hordum jubatum)、硬质早熟禾(Poa sphondylodes)、草芦、狼尾草、金色狗尾草(Setaria glauca)的种子进行繁殖研究,结果表明,温度对5种观赏草的萌发具有显著影响。汪甜(2011)研究发现,狼尾草种子萌发的最佳温度为20℃,15-25℃是发芽的适宜温度区间;最佳发芽覆土深度为5㎜,深覆土抑制种子的萌发。王庆海等(2006)报道,芦竹成株移植的生长速度显著快于根茎繁殖,但两种繁殖方式的成活率并无显著差异,且成活率均较高。

禾本科观赏草的组织培养再生相对较难,多数只诱导出愈伤组织,很少获得再生植株。但一些学者用腋芽作为外植体进行芦竹的组织培养技术研究却收到了较好的效果(冉隆贤等,1998;刘文竹等,2015;阳宴清等,2016)。何立珍等(1995)报道,幼穗是荻离体培养的理想外植体。

     寻路路等(2015)根据引种栽培实践,对西安植物园收集的90余个观赏草种(品种)的繁殖及栽培技术(移栽、水肥及田间管理、病虫害控制)进行了报道。武菊英等(2007)通过遮荫强度、移植时间和修剪时间对狼尾草生长的影响研究表明,狼尾草株高和冠幅随着遮荫强度的增加而增加,但花序数却明显减少;不同移植时间对狼尾草的成活率均无影响;越冬前修剪后覆土的养护措施显著降低株高与花序数,延迟了生育期。

2.2.4 美学价值与景观评价研究

与其他观赏植物相比,观赏草有其特有的美学价值。邱友苹(2009)、徐冬梅(2009)、赵天荣等(2009)分别就观赏草的株型、株高、叶色、叶形、花序、质感、动感等方面观赏特性进行了描述。

王庆海等(2008)从生态价值、资源价值和美学价值三方面构建了观赏草景观效果评价指标体系,并应用模糊综合评判方法对北京植物园和南中轴公共绿地的观赏草景观效果进行了评价。

武菊英等(2006)以长势、观赏性、花序美感、叶色及越冬成活率为评价指标,采用灰色关联分析法,对20个多年生观赏草品种进行综合评价,结果表明,Elytrigia repens、Festuca ovina、Stipa krylovii、Arrhenatherum elatius、Eragrostis curvula具有很好的景观效果,可直接推广应用;AnemathelelessonianaImperata cylindrical春季观赏价值低;Arundo donax虽有一定的观赏价值,但越冬率低。

3 观赏草的景观应用模式与造景手法

3.1 观赏草在花境中的应用

3.1.1 观赏草花境设计手法

观赏草种类多、株型独特、管理简单,而且叶片和花序随风摇曳极富动感和野趣,其细致的质地和细长弯曲的生长特征,与其他笔直生长或具有明显体量及开大花的园林植物形成鲜明对比。当代景观师们越来越认识到观赏草与多年生观花植物相结合的花境比完全由观花植物组成的传统的、规则的花镜更具柔和、自然的效果;观赏草在整个生长期随着生育进程推进,能给花境带来令人兴奋的变化,特别是夏末和秋季表现尤为突出,因为此时很多观花植物已过花期,而观赏草能让花境保持生机与活力;观赏草结束生长后也能为花境提供趣味性,暖季型观赏草冬天的叶色虽然暗淡,但赤褐色、黄色和黄褐色依然艳丽,在有降雪的地方,宿存的草穗把冰雪塑造为千变万化的雕塑(Nancy J.Ondra,2003);而冷季型观赏草,如羊茅类(Festuca spp.)在冬季仍处于最佳状态,很好地填补了秋季多年生花卉和早春球茎类植物之间冬季的观赏空白。

在进行观赏草花境设计时,应充分考虑色彩、株形、质感、立面景观、季相等要素(刘建秀等,2004;魏钰等,2006)。观赏草不仅有五彩缤纷的叶色,还有色彩惊艳的花序。观赏草在花境中可以给花境植物提供过渡的色彩,丰富花境的视觉景观。在花境中,常色叶观赏草既可单一配置,形成单色花境,也适宜用于双色或混色花境。如叶色金黄的黄叶蒲苇与黄色的花朵搭配十分和谐,给人以欢快、轻松的感觉;褐色叶片的观赏草可用于增强柔和色调的视觉冲击力,将褐色的新西兰发状苔草(Carex comans)种植于混色花境中,可以衬托出其他植物的明亮色泽,使花境色彩更加鲜明(图2);花叶类观赏草,因其叶片具有独特、亮丽的花纹,将其适量点缀在绿色植物作背景的花境中,可成为观赏者注目的焦点(图3);秋色叶观赏草可以给花境带来斑斓而富有变幻的季相变化,非常适合用于营造四季花境。

          8.jpg

观赏草植株形态多样,合理利用各类观赏草的株形特点可使花境设计富有动感、平衡性与连续性(图4)。在进行花境设计时丛生型观赏草可用于有规律的重复种植来营造一种节律和韵律,使花境形成一个连续的整体;甸状的观赏草可以作为花境中不同植物之间的过渡,也可用作花境的前景布置;直立状的观赏草可以在花境中引导游人视线,尤其适宜在带状花境中重复排列种植,能使花境构图产生节奏感,或用于打破水平的线条,加强垂直的空间感;综合型的观赏草如芒属植物是直立茎和弧形叶的组合体,株形和花序极具特色,适合群植于花境中的显著位置(刘建秀,2004)。

大多数观赏草属于质感细腻的类型,部分品种如芦竹、斑茅等则处于细腻与粗糙之间的中性状态(刘建秀等,2004)。在一个面积较小的花境中种植细腻的观赏草,视觉上明朗透彻,可扩大园林的空间感。多年生花卉多属于中等质感的类型,通过引入一些质感细腻的观赏草和其它质感粗糙的植物可以创造出令人惊奇的效果,使花境更加丰富、活泼(图5)。质地相似的观赏草配置在一起可产生轻松愉悦的感觉。

富有自然景观效果的花境在不同高度的植物之间要有衔接和交迭。观赏草可用于丰富花境的立面效果(Fiona Gilsenan,2002)。一般在背景中应采用高大、

         9.jpg


直线条的观赏草,如芦苇、芦竹、拂子茅等种类。中等高度、色彩艳丽的观赏草如狼尾草、西伯利亚臭草(Melica altissima),适合种植在花境的中间部位,往往可以成为花境的焦点。而株型紧凑、丛生的观赏草则宜种植在花境边缘或前部,起界定边缘的作用(图6)。有时也可将松散状的较高的观赏草种植在花境中前部,以打破花境边缘呆板的线条,使层次分明而错落有致。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花境立面效果与地形密不可分。景观设计者应根据地形、地貌与其他周边环境等总体考虑、统一布局后再确定种植不同高度的观赏草,营造出与环境相协调的花境景观。如结合坡地营造观赏草花境时,可以突破观赏草株高的限制,将一些较为低矮的观赏草种植于花境中后部,而较高的观赏草种类可以向前移动,从而使花境层次更加丰富,景观效果鲜明突出。

                     10.jpg


花境在季相构图上应该四季有景,各有特色(Fiona Gilsenan,2002)。冷季型观赏草的嫩叶为春天的花境提供漂亮的纹理和颜色,在花境配置组合中那些银蓝色、鲜黄色、杂色的观赏草能突出球根植物和多年生植物初放的花朵,而暖季型观赏草在春末冒出的新芽可以成为观赏点;夏季为观赏草提供了许多展示机会,特别是暖季型草生长尤为活跃,可以尽情享受它们叶子的纹理带来的美感。红色、黄色、蓝色及斑叶观赏草品种,为花境增添很多色彩情趣,而夏末时许多暖季型草开始抽出美丽的花序,为夏季带来另一特色;秋天则是一年中观赏草最令人惊奇而愉悦的季节,因日间温暖,夜间凉爽的气候条件使众多观赏草产生戏剧性的色彩变化,如天蓝沼湿草(Molinia caerulea)会从绿色变为金黄色,紫芒(Miscanthus sinensisPurpurascens)会呈现各种红色或橙色,许多斑叶草在此时也会呈现粉红或微红。将这些花序和叶均五彩缤纷的观赏草与常绿植物配置能取得很好的视觉效果,它们与各种落叶灌木或晚花多年生植物也能完美搭配;进入冬季后,冷季型观赏草一般都能保持鲜绿的外观,为花境增添很好的色彩和质感。暖季型草秋天产生的花序,能在整个冬季留存,整个植株色彩褪变为棕褐色或褐色,甚至铁锈色,将这些观赏草与其他在冬季提供情趣形态和花序的多年生植物如紫松果菊属(Echinacea spp.)、黑心金光菊属(Rudbechia spp.)、紫菀属(Aster spp.)植物配置,可以为景观师营造从夏季到冬季都有良好视觉效果的花境提供可能(Nancy J.Ondra,2008)。

3.1.2 推荐的花境应用观赏草种及品种

适合花境的观赏草种类较多,目前应用的主要有:新西兰风草(Anemanthele lessoniana)、花叶看麦娘(Alopecurus pratensisVariegatus)、银边草(Arrhenatherum alatius var.bulbosumVariegatum)、花叶芦竹(ArudoadonxVariegata)、多种拂子茅(Calamagrostis spp.)、多种苔草(Carex spp.)、蒲苇(Cortaderia selloana)、花叶蒲苇(C. SelloanaEvergold)、蓝麦草(Elymus magellanicus)、刺猬草(E.hystrix)、蓝羊茅(Festuca glauca)、金发蓝羊茅(F.glaucaGold Toupee)、F.amethystinaF.idahoensis、金知风草(Hakonechloa macra)、蓝燕麦(Helictotrichon sempervirens)、日本血草(Imperata cylindricaRubra)、芒草(Miscanthus sinensis)品种‘Arabesque’、‘August feder‘Autumn Light‘Berlin‘Condensatus‘Gold Bar‘Zebrinus‘Morning Light‘Gracillimus‘Silberturm‘Variegatus、金木栗(Milium effusum‘Aureum)、天蓝沼湿草(Moliniacaerulea)、多种乱子草(Muhlenbergia spp.)、狼尾草(Pennisetumalopecuroides)、东方狼尾草(P.orientale)、绒毛狼尾草(P.setaceum)、长柔毛狼尾草(P.villosum)、小丑御谷(P.glaucum‘Jester)、紫御谷(P.glaucum‘Purple Majesty)、黄假高粱(Sorghastrum nutans)、大油芒(Spodiopogonsibiricus)、草原鼠尾粟(Sporobolus heterolepis)、大针茅(Stipa gigantea)、细茎针茅(S.tenuissima)、金叶杨地梅(Luzula sylvaticaAurea)、天蓝草(Sesleria coerulea)、滨麦属(Leymus spp.)、发草属(Deschampsia spp.)、蔗茅(Saccharum ravennae)。

3.2 观赏草用作地被

3.2.1 观赏草地被配置手法

地被植物通常是指那些自然生长高度或经修剪后的高度在100以下,下部分枝贴近地面,能较好地覆盖地表,形成一定的景观效果,并具有较强扩展能力的植物(张玲慧等,2003)。草坪是传统意义上最常用的地被,但要保持理想状态需要大量的附加能量投入,包括:刈剪、施肥、浇水、杂草和病虫害控制等。而一些植株低矮、枝叶繁茂、绿色期长、扩展能力和适应性强、管理粗放的观赏草,可作为优良的地被植物应用,他们能创造出完整统一、如地毯一样的绿色景观,并能大大降低管护成本。

将观赏草作地被应用时,应充分考虑周围环境的温度、光照、水分、土壤等生态因子,遵循“适地适草”原则,进行合理配置。在阳光充足的大面积开敞区

                       11.jpg

域,可选用喜光的低矮观赏草种类成片栽植,以突出植物的群体美,并烘托其他景物,形成美丽的景观(图7)。如秋禾草(Sesleria autumnalis)能适应北美大部分地区的气候和土壤条件,花期从仲夏至秋季,适合阳性或半荫条件下大范围种植(Fiona Gilsenan,2002)。或采用叶、花序色彩变化丰富的观赏草如绒毛草(Holcuslanatus)、西伯利亚臭草(Melica altissima)等,与宿根花卉及亚灌木搭配成色块组成的图案,显得构图严谨、生动活泼而又协调自然、色彩丰富。也可通过斑叶、常色叶观赏草如金叶苔草(Carex oshimensis ‘Evergold’)、蓝羊茅(Festucaglauca ‘Blue Select’ )等,以小面积丛植点缀的方式来弥补单一种类观赏草大面积种植时的单调感。在品种之间的搭配应用上,将同属植物混植在一起,或性状相近的植物在株形、叶色、高低上进行配置,同样可形成独特的植物配置特色。需要注意的是,在大面积应用暖季型观赏草地被时,应结合栽植冷季型观赏草或其它常绿地被种类,或以宿根花卉进行混植点缀,以调节色彩单调和植物枯萎后的衰败之势。

在光照条件较差的阴性环境(如密林、建筑遮荫处等),常选择耐荫和耐贫瘠性较强的观赏草作为基调成片种植,以量取胜,点缀季节特征显著的花灌木,并求得与上层乔木在色彩和比例上的协调,共同构成富有特色的林下景观,体现植物配置的自然美(图8)。也可将观赏草与其他地被植物混植,使其四季有景、色彩分明。同时林下地被配置时,还应结合考虑树木的季相特点,如落叶树下,可选用冷季型观赏草作地被,秋末至初夏,它们旺盛生长并有效覆盖地面,盛夏满树浓荫时,冷季型观赏草已处于休眠状态。而一些植株虽然较高,但枝叶繁茂,能很好覆盖地面的观赏草(如狼尾草属、拂子茅属、芨芨草属),它们开花后具有较高的视觉位(1-2m),作为地被的同时发挥着灌木的生态效益(图9)(袁小环等,2006)。如成片种植于北美鹅掌楸疏林下的东方狼尾草,轮廓分明,花序呈粉红色,为林下景观增添一份动感和生机。

在用观赏草取代草坪时,还有一种情况需要特别指出,就是对于游乐区或其它高践踏强度的场地,因绝大部分观赏草不具备草坪草的耐践踏性,必须设置汀步石或其他手段供人们穿过观赏草种植区,否则,观赏草在这类区域应少用或不用(Nancy J. Ondra,2008)。

3.2.2 推荐的地被应用观赏草种及品种



适合地被应用的观赏草有:野牛草(Buchloe dactyoides)、发草(Deschampsia caespitosa)、银边草、蓝羊茅、细茎针茅、花叶草芦(Phalarisarundinacea var.picta)、鸭茅(Dactylis glomerata)、弯叶画眉草(Eragraostis

 12.jpg   

curvula)、蓝羊草(Leymus chinensis)、滨麦、菲白竹(Sasa fortunei)、菲黄竹(S.sinica)、青绿苔草(Carex leucochlora)、浆果苔草(C.baccans)、新西兰发状苔草(C.comans)、棕榈叶苔草(C.muskingumensis)、柔弱苔草(C.flacca)、石菖蒲(Acorus gramineus)、金知风草、地杨梅(Luzula campestris)、麦冬(Ophiopogon japonicus)、黑麦冬(O.planiscapus ‘Arabicus’)、山麦冬(Liriope spicata)、疏花山麦冬(L.muscari)、秋禾草、草原鼠尾粟、狼尾草、东方狼尾草。

3.3 观赏草在路緣和与园林小品的配置应用

3.3.1 路緣配置

选用低矮的细叶观赏草如苔草属(Carex spp.)、天蓝草属(Sesleria spp.)、沿阶草属(Ophiopogon spp.)植物,种植于台阶、步石的间隙,或列植于几何形的块石之间,用于软化石块的硬质线条,可以极大地丰富视觉效果(图10)。

一些生长较缓慢的观赏草可以清晰地勾勒出园路线形,引导游览路线。为达到步移景异的观赏效果,造景时可结合园路的宽窄和周围环境的变化,选用叶色鲜艳或花序独特的观赏草种类如苔草类植物,沿着园路的曲折走向交替种植,用植物不同的叶色、株形、季相等组合成高低错落、色彩丰富的路緣景观,与周围景物有机衔接起来(Fiona Gilsenan,2002)。同时,观赏草在柔化道路硬质景观上有很好的效果,如将一些叶片柔软的观赏草种植在园路的边缘,它们下垂的叶片遮盖了部分的路沿,从而使道路的直线被打破变得模糊,也增添了园路的自然趣味(图11)。

         13.jpg

观赏草在路緣配置时一般应注意以下两点:一是应与其它植物巧妙搭配,占有适宜的总体比例;二是不宜选择株形太高大的观赏草种类,以免遮挡视线,构成交通隐患。

在路緣配置的常用观赏草有:苔草(Carex buchananii f.viridis)的品种‘Bronco’、‘Red Rooster’、‘Green Twist’、‘Auburn’、金边阔叶麦冬(Liriopemuscari ‘variegata’)、石菖蒲、天蓝草属、矮麦冬(Ophiopogon japonicus‘Nanus’)、麦冬、黑麦冬、狼尾草、芒草等。

3.3.2 与园林小品的配置

园林中的置石和各种园林小品是造园的重要景物。在我国古典园林中素有菲黄竹、菲白竹、箬竹(Indocalamus tessellatus)等与山石配置的例子。观赏草与山石的配置,能掩饰其斧凿之痕,丰富山石的层次和景观,烘托山石的形态美(图12)。选用一些丛生或甸状观赏草如蓝羊茅、细叶苔草(Carex stenophylloides)、芒尖苔草(C.doniana)、丝叶苔草(C.capilliformis)、云雾苔草(C.nubigena.)等种植于置石的石缝间,可增添小景的自然之态。

在一些园林小品的旁边或周边,选择种植叶色、花序突出的观赏草如金知风草、金叶石菖蒲(Acorus gramineus ‘Ogon’)、多种乱子草(Muhlenbergia spp.)等,可增强小品,活跃色彩,形成视觉焦点(Fiona Gilsenan,2002)。但需要注意的是,观赏草与园林小品配置应达到烘托景物、丰富景观效果的目的,在观

                                           14.jpg

草材料的选择上应对株形、株高、色彩、花序等全面考虑,同时,还应重视与其它植物的合理搭配(图13、图14)。 

      15.jpg

3.4 观赏草用作过渡带和隔离带

3.4.1 作为过渡带配置

观赏草作为过渡带进行栽植,能起到引导和连接不同景观的作用(武菊英等,2003)。如在树林与草地之间种植观赏草,可以产生良好的林草过渡效果(图15);在水陆交替的空间种植观赏草,可以将水体和陆地自然地连成一体,不仅能柔化岸线,打破水岸僵硬的线条,而且使水体与周边景物过渡自然,充满自然的韵味(图16)。再比如,在建筑物旁通过巧妙配置株形独特优雅的观赏草,作为硬质建筑与草坪之间的过渡带,能构图均衡、丰富,冲淡了建筑的生硬感(刘建秀,2001)

     16.jpg

观赏草作为过渡带种植,其草种选择和种植面积的大小应视过渡带的性质和风格而异,结合林緣线或岸线、地形布局,做到疏密有致、有宽有窄、有断有续。常用的过渡带观赏草种类有:蒲苇、矮蒲苇、花叶芦竹、柳枝稷(Panicum virgatum)、花叶芒、细叶芒、菲白竹、菲黄竹、鹅毛竹(Shibataea chinensis)、阔叶箬竹(Indocalamus latifolius)、石菖蒲、金叶石菖蒲、狼尾草、日本血草,沿阶草等。

3.4.2 作为隔离带配置

高大的观赏草可用于确定边界、营造空间、隐藏不雅景观和为人们户外休憩创造隐蔽环境。与传统的绿篱相比,观赏草的生长和成型更迅速。如巨芒草在一个生长季就可达到3m以上。观赏草形成的隔离屏障的另一优势是,当它们在风中摇曳,发出的沙沙声能有效消除交通和周边的噪声。并且一些叶片锋利的观赏草如芒属植物、斑茅、蒲苇等用作天然屏障,能非常有效地遏制人们的穿行(图17,图18,图19)。

用观赏草建造隔离带,一般适宜选择株体较高大的种类密植(间距0.6-0.9m)。但需要注意的是,绝大多数观赏草在冬季的屏障作用都会减弱,因此,要保持永久性的屏障效果,观赏草可以与木本植物或夏季开花灌木配置,以取得混合屏障作用。

        17.jpg

适合作屏障应用的观赏草主要有:蒲苇、芦竹、筱竹属(Fargesia)、巨芒草(Miscanthus×giganteus)、(Miscanthus sinensis)、五节芒(M.floridulus)、(M.sacchariflorus)、川芒(M.szechuanensis)、尼泊尔芒(M.nepalensis)、蔗茅(Erianthus rufipilus)、斑茅(Saccharum arundinaceum)、刚竹属(Phyliostachys)、柳枝稷、油芒(Eccoilopus cotulifer)。

 

御.jpg 

19  紫叶御谷构成的隔离带绵阳·涪江滨河公园)

 

3.5 观赏草作为欣赏焦点应用

3.5.1 欣赏焦点配置手法

在园林造景中,将观赏草孤植于入口、道路的尽头、庭院或阳台的角落处,能成为观赏的焦点(图20)。在这种情况下,草种的选择应综合考虑株高、株形、质地、叶色、花序等因素(Nancy J.Ondra,2003)。如:1.2-1.8m高的大针茅在微风和阳光下能展示其娇嫩的花序和羽状果穗;芦竹具有宽大的羽状叶并能延伸到3-6m高的任何地方,富有极大的视觉冲击力;蒲苇拥有硕大、密集的漂亮花序;大油芒和芒草类观赏草的花序形似马尾,也能成为很好的观赏焦点。此外,一些不具备直立生长特性的观赏草如柳枝稷的品种‘Heavy Metal’和‘Northwind’能营造强烈的垂直效果,而‘Gloud Nine’和‘Dailas Blues’具备花瓶或喷泉般的造型,都很适合作为观赏焦点应用(Nancy J.Ondra,2008)。

在较大的造景空间,运用多组体形较大的观赏草丛植来取代灌木或小乔木,是创造迷人的独特景观的另一种种植方式(图21)。在种植规模较大时,可以设计在高度、叶色和其它性状上有一定差异的观赏草交替布置;而空间受限的小规模种植,为创造统一感则使用的观赏草种类不宜过多。

          19.jpg

3.5.2 推荐的作欣赏焦点应用的观赏草种和品种

适宜作欣赏焦点应用的观赏草种类有:芦竹、羽毛芦苇草(Calamagrostis×acutiflora)、蒲苇、筱竹属、蓝燕麦、巨芒草、芒、高山芒(Miscanthus transmorrisonensis)、花叶大看麦娘、多种须芒草(Andropogonspp.)、多种乱子草(Muhlenbergia spp.)、柳枝稷的品种‘Cloud Nine’、‘Dailas Blues’、‘Heavy Metal’、’、‘Northwind’、狼尾草、东方狼尾草、绒毛狼尾草、发草(Deschampsia caespitosa)、蓝羊茅、欧滨麦、金知风草、日本血草、黄假高粱、大油芒、天蓝沼湿草、凌风草(Briza media)。

3.6 观赏草在滨水景观中的应用

3.6.1 观赏草在滨水景观中的作用

水景在园林中构成一种独特的、耐人寻味的意境。水生植物、湿生植物是园林水景的重要造景素材,园林中的各种水景都离不开植物的搭配,需要借助植物来丰富景观(苏雪痕,1994;张玲慧等,2003;齐海鹰等,2007;Hans-Martin Nelte,2004)。观赏草颇具野趣,十分适合自然种植的形式,可应用于池塘、溪流、或大面积的水体及其驳岸的绿化,如芒、芦竹、蒲苇等,与其它植物巧妙配置,可以营造出富有诗情画意的植物景观。一些水生或喜湿的观赏草种类如木贼(Equisetum hyemale)、水葱类(Scirpus spp.)、香蒲(Typha orientalis)、灯心草等,可以直接栽植在浅水中,不仅生动自然,还可起到净化水体的作用,形成优美的水生植物景观。还有一些观赏草如芦苇、露兜(Pandanus gressitii)等具有极强的抗逆性,可水陆两栖,非常适合建造从浮水到挺水再到陆地的过渡植物带。

3.6.2 观赏草在不同滨水种植区域的配置手法

3.6.2.1 驳岸

     水体驳岸大致可分为硬质驳岸和自然式驳岸两种类型。对于硬质驳岸,通过巧妙应用观赏草,可以实现柔化岸线,使之充满生机和自然之美。而对于形式多样的自然式驳岸,种植观赏草不仅能增加水景趣味,丰富景观,而且有利于减轻水流对驳岸的冲刷,减少岸线土壤流失(苏醒等,2014)。在进行驳岸种植设计时,其品种组合、种植面积的大小应视驳岸性质、风格而异,结合道路、地形、岸线进行配置,尽可能避免缺少变化的等距离种植(图22)。

用于驳岸种植的观赏草一般适合选择中高型耐水湿的种类,常用的有:蒲苇、柳枝稷、斑叶芒、细叶芒、菲黄竹、菲白竹、鹅毛竹、石菖蒲、狼尾草、日本血草。

        20.jpg 

3.6.2.2 水边

水边植物主要是为了丰富岸边景观视线,增加水面层次、突出自然野趣。通常水边适合选择株形优美或花序美丽的高大观赏草,采用孤植或丛植的方式植于水体周边节点处,根据节点性质、地位及功能作为点缀或标志(图23、24)。也可用各种耐水湿的观赏草与其它湿生植物进行合理组团配置,以相得益彰,增强观赏效果。

常用的水边观赏草种类有:斑茅、斑叶芒、细叶芒、芦竹、蒲苇、田茅(Erianthus arundinace)、荻、河八王(Narenpa porphyrocoma)。

                                                         21.jpg

3.6.2.3 水面


水体中种植挺水型的水生观赏草,可以弱化水面与周边景物的突然过渡,大大强化水面的纵深感。平直的水面通过配置各种直立状的观赏草,可以丰富水体的立面景观,增添野趣,同时,直立向上的观赏草与平直的水面一横一竖,也非常符合艺术构图上的对比规律,更能展示水面空间宁静与优雅的韵味(图25,图26)。

              23.jpg


水体景观种植设计时,控制水面植物与水面面积的比例最为关键。通常至少需要留出2/3的水面面积供人们欣赏植物的倒影(苏雪痕,1994;苏醒等,2014)。因此,在种植像芦苇这类靠根茎繁殖扩展的观赏草种类时,要设计挡板或种植池限定其生长空间,以免快速繁殖拥塞水面,影响景观效果。

适合水面应用的观赏草种类主要有:水葱(Scirpus tebernaemontni)、花叶水葱(S.tebernaemontni ‘Zebrinus’)、金线水葱(S.tebernaemondtni ‘Albescens’)、旱伞草(Cyperus alternifolius)、细叶莎草(C.prolifer)、菖蒲、花叶菖蒲、木贼、香蒲(Typha orientalis)、细叶香蒲(T.minima)、水浊(T.angustifolia)、芦竹、花叶芦竹、银边卡开芦(Phragmites karka ‘Variegata’)、金边卡开芦(P.karka ‘Margarita’)、芦苇、茭白(Zizania caddciflora)。

3.7 观赏草用于边坡植被重建

3.7.1 观赏草对边坡生境的适应性

缺乏植被覆盖的裸露边坡具有极大的不稳定性,需要种植根系发达和生长紧凑的植物材料对坡面予以有效防护和稳定(Brian Clouston,1992)。很多观赏草种类就其生态习性而言,可以作为护坡绿化材料。特别是一些自播型的观赏草如垂穗草(Bouteloua curtipendula)、野牛草(Buchloe dactyloides)、百喜草(Paspalum notatum)等表现尤为突出。这些观赏草适应性强,耐旱、耐贫瘠,他们发达的根系能在土壤中形成庞大的网络,从物理结构上能阻止土壤往坡下移动,它们繁茂的枝叶能有效覆盖坡面,从而减少水土流失,实现固土护坡的效果。同时,具有较高观赏价值的观赏草还可将坡地治理和绿化美化有机结合起来(图27)。

3.7.2 观赏草在边坡中的配置方式

观赏草除满足固土护坡的生态功能外,其独特的观赏特性还可给坡地带来丰富的色彩和动感。通常可以在整个坡面上种植一种观赏草以形成迷人的群体景观,如高山芒可以基本保持常绿,株形优雅;而柳枝稷的品种‘Haense Herms’,夏季叶色翠绿,秋季泛红,冬季则一片金黄,单植均能极大地丰富坡面景观(Fiona Gilsenan,2002)。

               24.jpg

若将不同质地、色泽的观赏草配置在一起,或结合耐旱的一年生或多年生植物如露子花(Delosperma cooperi)、水苏(Stachys byzantina)、景天类(Sedum spp.)种植,则可形成色彩缤纷的景观(Nancy J. Ondra,2003)。如将狼尾草与羊茅类混植,可以在坡地上营造出流水般的效果,为坡面增添了雅致与动感(Fiona Gilsenan,2002)。

3.7.3 推荐的护坡应用观赏草种

在建造护坡植被中已应用的观赏草种类有:多种须芒草(Andropogon spp.)、垂穗草、野牛草、百喜草、拂子茅属、Festuca mairei、赖草属(Leymus )、多种乱子草(Muhlenberia spp.)、柳枝稷、劣狼尾草( Pennisetum incomptum)、白草(P. flaccidum)、裂稃草属(Schizachyrium)的S.scoparium、黄假高粱、碱生鼠尾粟(Sporobolus airoides)、香根草(Vetiveria zizanioides)、弯叶画眉草(Eragrostis curvula)。

3.8 观赏草在旱景园的应用

3.8.1 观赏草在旱景园林中的配置手法

近年来随着淡水资源短缺问题的日渐突出和节水型城市建设的迫切要求,可持续旱景园林正成为一项全新的建设趋势(武菊英等,2003),其核心内涵是利用耐旱的植物资源,在很少灌溉甚至不灌溉,完全依靠天然降水的情况下,利用无公害建植管理技术建造可持续的生态景观效果。而种植抗旱性强的观赏草是实现旱景园林的主体。如在北美风景园林设计中兴起的“草甸景观”和“自然式种植”(Nancy,J.Ondra,2003)(图28),就是混合使用观赏草和多年生花卉植物来营造富有天然草地特性的自然景观,以取代需要精细管理的草坪,尤其在大型公开空间或多种组合景观中,能为鸟类、昆虫和其它野生动物提供季节性的憩息地,却不需要特别的养护管理(一般只需要一年或两三年进行一次修整,清除侵入的不需要的植物)。观赏草与多年生花卉混合建造草场式旱景园林时,根据景观性质定位不同,其配置比例也有差异,一般的指导原则是60%的观赏草和40%的其它草本植物。


                                                  25.jpg

在旱景园林种植设计中,也可将耐旱性强的观赏草与抗旱的乔木或灌木种类进行合理搭配,形成层次较丰富的植物景观。一般应结合当地的立地条件,以筛选应用本地乡土植物为主,这样往往收效更好。

3.8.2 推荐的旱景园应用观赏草种

旱景园林常用的观赏草种类主要有:须芒草属、垂穗草、发草、草原鼠尾粟、鸭茅状摩擦禾(Tripsacum dactyloides)、黄三齿稃(Tridens flavus)、金发草(Pogonatherum paniceum)、狼尾草、斑茅、画眉草(Eragrostis pilosa)、野古草(Arundinella anomala)、黄背草(Themeda triandra var.Japonica)。

3.9 观赏草在岩石园的应用

3.9.1 观赏草在岩石园中的配置手法

岩石园是以岩石及岩生植物为主,结合地形选择适当的沼泽、水生植物,展示高山草甸、碎石陡坡、峰峦溪流等自然景观(苏雪痕,1994)。岩生植物通常选择植株低矮、生长缓慢、节间短、叶小、开花繁茂或色彩艳丽的植物。一些观赏草种类符合以上特性,其纤细的叶形和精致的花序可与岩石的硬质表面形成对比,且色彩丰富,能产生比较理想的景观效果。

观赏草在岩石园的配置中除色彩、线条等景观设计要素外,还应满足其对光照和土壤湿度等方面的要求。一般较高大的冷季型观赏草种类可以结合常绿的松柏类植物作为岩生植物的背景,丰富竖向景观层次,维持岩石园的秋冬季景观(图29)。蓝羊茅等色彩艳丽的观赏草是岩石园很好的调色植物,常用作岩石园的底色(魏钰等,2006)。岩石园的自然式小道,可选择低矮的甸状观赏草如卷叶苔草(Carex albula)等种植于边缘和石块间,使之充满自然野趣(Nancy J.Ondra,2003)。而耐旱性强的观赏草则适合在碎石坡的岩石缝隙中种植,以株形和色彩取胜。岩石园的溪流处,可选用木贼、灯心草、狼尾草、日本血草、金色苔草等观赏草因形就势组景,在溪流石隙旁或丛植、或散植,与水景构成自然而生动的画面(苏醒等,2014)。


                                     26.jpg

岩石的水平位面在视觉上对一些直立的观赏草具有衬托作用,叶片低垂或拱形的观赏草如细茎针茅、弯叶画眉草、狼尾草类则可用于强调岩石的硬质性,为岩石园增添一份自然情趣。

3.9.2 推荐的岩石园应用观赏草种

蓝羊茅、紫羊茅、金色苔草(Carex elata ‘Aurea’)、卷叶苔草(C. albula)、日本血草、细茎针茅、花叶芦竹、细叶芒、弯叶画眉草、新西兰亚麻、木贼、多种狼尾草、灯心草。

3.10 观赏草用于容器栽植观赏

3.10.1 观赏草容器种植手法

观赏草在容器花园种植设计中,日渐成为较受欢迎的选择(Noncy J. Ondra,2003)。观赏草孤植或与其它观花、观叶植物配置,可以使各种形状的种植容器和悬挂的篮子产生戏剧性的形态和惊人的质地对比(图30,图31)。较高大的观赏草如芒属植物可以为盆栽组合增加引人注目的垂直感。同时,容器也为展示喷泉状或弧形观赏草提供了理想方式,如狼尾草属植物,通过容器抬高植物以接近人的视线高度,利于人们观赏其独特的质感以及美丽的花序。对于那些根茎扩展能力太强的观赏草如无芒雀麦、欧滨麦等,通过容器种植,不仅可以充分欣赏其美丽,还能有效避免其过度蔓延。

一些耐荫的观赏草还可用于室内容器种植观赏,如利用不同株高、色彩的搭配,摆设盆栽的矮生竹类,可以创造出令人惊叹的效果(Fiona Gilsenan,2002)。

3.10.2 推荐的容器栽植观赏草种

适合容器栽植观赏的观赏草种类主要有:多种苔草、无芒雀麦、蒲苇、香茅、多种筱竹、箭竹(Fargesia spathacea)、纸莎草(Cyperus papyrus)、金知风草、光学草(Isolepsis cernuua)、欧滨麦、芒、狼尾草属、花叶草芦、新西兰亚麻、苦竹属(Pleioblastus)、细茎针茅、木贼。

      27.jpg

4 前景与展望

4.1 观赏草在欧、美等发达国家不仅兴起历史较早,而且应用十分广泛。虽然观赏草在我国的应用尚才刚刚起步,但由于它们生性强健、具有飘逸雅致的艺术美感和质朴自然的天然气质,其园林造景价值和生态价值正受到越来越多的国人重视。随着我国城市化建设进程的推进、节约型社会建设的发展、以及民众回归自然的意识不断深化和审美情趣的日渐提高,观赏草在未来具有极大的应用发展前景,并将在节约型园林建设、环境生态修复、创新型景观设计、城市绿地系统功能提升等诸多方面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4.2 就总体上来看,目前我国观赏草资源开发、研究及生产现状还滞后于景观和生态建设的迫切需求,表现为应用的观赏草种类较少,应用方式和配置手法单一,草种选择上未体现“适地适草”的问题突出。为充分发挥观赏草的景观价值和生态经济效益,推进观赏草的合理应用,笔者提出以下建议:

4.2.1 加强野生观赏草资源的引种驯化和育种工作

    我国观赏草野生种质资源丰富,只有坚持“发掘和开发利用本土观赏草为主,外来引进种类为辅”的方针,才能创造出富有浓郁本地特色的园林美景。建议相关科研育种单位加强对具有较高观赏价值的野生观赏草的引种驯化和新品种选育。

4.2.2 重视对观赏草生物入侵风险的评估

    观赏草作景观应用时是观赏植物,但当其侵入到不需要的地方时即可能成为杂草。为此,在观赏草引种过程中,除了要评价其景观价值外,还应对其入侵风险给予评估,以免造成外来物种入侵的生态灾难。对潜在入侵风险的外来观赏草的应用,要严格控制其种植空间和生长规模,以确保绿地景观系统的健康稳定。

4.2.3 进一步加强观赏草抗性生理研究

    如荫蔽、干旱、贫瘠、高温、严寒、盐碱等不同逆境下观赏草的选择与育种,为观赏草的推广应用提供基础依据。

4.2.4 开展观赏草配置模式和应用手法的探索

    在充分掌握包括观赏草在内的不同造景植物材料的生物学和生态学特性的基础上,根据立地条件和造景目标,按照群落生态学原理和景观配置的艺术手法,筛选出适合当地的不同观赏草,以及观赏草与其它园林植物的配置模式,以实现景观美丽、投入最低、功能完善、群落稳定的目的。

4.2.5 加强观赏草商品化生产

    当前国内专业从事观赏草生产的企业少,规模小,导致苗源不足,采购困难,不利于观赏草的推广应用。因此,应在得到科研支撑的基础上,建立专业的、规模化的观赏草生产基地,以保障应用之需。

4.2.6 注意观赏草的必要管护

    观赏草虽然不需要特殊的水肥管理和频繁的修剪,但一般来说一年至少应在新的生长周期来临前进行一次修剪作业,此外,及时防控病虫危害也是十分必要的。一些地方将观赏草种植后任其自生自灭,既不利于观赏草的恢复生长,也大大降低了观赏效果。

 

参考文献

 

[1]宋希强,钟云芳,张启翔.浅析观赏草在园林中的运用[J].中国园林,2004(3):32-36.

[2]武菊英.可持续旱景园林与观赏草[J].科技潮,2003(10):42-43

[3]武菊英,腾文军,王庆海,等.多年生观赏草在北京地区的生长状况与观赏价值评价[J].  园艺学报,2006,33(5):1145-1148.

[4]武菊英,腾文军,袁小环,等.北京地区野生禾本科观赏草资源调查及繁殖特性研究[J].草地学报,2009,17(1):11-16.

[5]武菊英.观赏草及其在园林景观中的应用[M].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2007.

[6]任全进,白春平,浦振祥,等.江苏地区观赏草及其在园林中的应用[J].中国野生植物资源,2007,26(1):22-24.

[7]朴永吉,赵书青,刘任英.关于观赏草及其园林应用形式的研究[J].技术与市场,2007(3):54-57.

[8]刘明东.大庆地区野生观赏草种质资源调查及引种[D].哈尔滨:东北林业大学,2007.

[9]赵岩,戚海峰,张志国.山东省主要野生观赏草资源及其评价[J].中国农学通报,2006,11(11):263-266.                        

[10]胡静,张延龙.陕西省主要观赏草资源及其评价[J].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08(6):105-111.

[11]唐岱,万利军,罗敬川,等.重庆地区观赏禾草种质资源研究[J].西南农业大学学报,1994(4):396-399.

[12]刘磊,管开云.滇中地区特色观赏禾草资源[J].园艺学报,2005(5):929.

[13]徐泽荣,张刚,黄建梅,等.四川主要野生观赏草[J].四川草原,2005(7):45-49.

[14]徐泽荣,杨林.四川的芒草资源及其开发利用前景[J].草业与畜牧,2009(9):22-27,54.

[15]齐海鹰,安吉磊.浅谈观赏草在园林造景中的应用[J].现代园林,2007(7):63-67.

[16]雷泽湘,费永俊,胡南.弯叶画眉草对盐胁迫的生理响应[J].福建农业学报,2008,23(1):68-71.

[17]丰会民,张志国.几种观赏草在上海园林的应用[J].安徽农业,2008,36(22):9470,9551.

[18]苏醒,樊学玲,华佳桔.观赏草在滨水景观中的应用[J].园林,2014(11):56-60.

[19]Bruce A C.102 container production of ornamental grasses.The effects ofpropagation time on winter survival and sale date[J].HortScience,1999,34(3):440-565.

[20]Robar C J,Coney W L.Regeneration of Pampas Grass(Cortaderia selloana)fromimmature inflorescences[J].HortScience,1988,23(3):759.

[21]James T C,Janet C C.Determining the performance of five ornamental grasses under reduced moisture conditions[J].HortScience,1998,33(3):490-491.

[22]Harvey M P,Brand M H.Divsion size and shade density influence growth and container production of Hakonechloa macra (Makino)‘Aureola’[J].HortScience,2002,37(1):196-199.

[23]Harvey M P,Elliott G C,Brand M H.Growth response of Hakonechloa macra (Makino) ‘Aureola’to fertilizer formulation and concentration,and to dolomitic lime in the potting mix[J].HortScience,2004,39(2):261-266.

[24]Beckwith A G,Zhang Y J,Seeram N P,Cameron A C,Nair M G.Relationship of light quantity and anthocyanin production in Pennisetum setaceum Cvs. Rubrum and Red Riding Hood[J].Journal of Agricultural and Food Chemistry,2004,52(3):456-461.

[25]Brand M H.Small divisions of ornamental grasses produce the best growth following direct potting[J].HortScience,1999,34(6):1126-1128.

[26]Bisgrove,Richard.The Gardens of Gertrude Jekyll[M].Berkeley,Calif: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2000.

[27]Farrell A D,Clifton-Brown J C,Lewandowski I,Jones M B.Genotypic variation in cold tolerance influences the yield of Miscanthus[J].Annals of appliedbiology,2006,149(3):337-345.

[28]Fiona Gilsenan.Landscapeing with Ornamental Grasses[M].Menlo Park:SunsetBooks,2002.

[29]Domenech R,Vila M,Pino J,Gesti J.Historical land-use legacy and Cortaderia selloana invasion in the Mediterranean region[J].Global Change Biology,2005,11(7):1054-1064.

[30]Hertling U M,Lubke R A.Assessing the potential for biological invasion-the case of Ammophila arenaria in South Africa[J].South African Journal of Science,2000,96(9):520-527.

[31]Joanna Poncavage.Grace your landscape with ornamental grasses[J].Organic Gardening,1997,44(8):40-46.

[32]John Greenlee.The Encyclopedia of Ornamental Grasses[M].New York:Michael Friedman Publishing Group,1992.

[33]Leveque,Georges.French garden style[M].New York:Barron’s ,1990.

[34]Hans-Martin Nelte(丁小荣,李琴译).最新德国景观设计[M].福州:福建科学技术出版社,2004.

[35]Brian Clouston(陈自新、许慈安译).风景园林植物配置[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92.

[36]苏雪痕.植物造景[M].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1994.

[37]吕秀立,张冬梅,张春英,等.金叶苔草离体培养和快速繁殖技术[J].杂草科学,2005(3):30-55.

[38]张玲慧,曾国平,陈建勋.地被植物在园林中的应用及研究现状[J].中国园林,2003(9):54-57.

[39]黄平,左海涛,韩烈保,等.拔节期水分胁迫对荻生长和生物质特性的影响[J].草地学报 ,2007,3(2):153-157.

[40]许文花,杨清辉.水分胁迫对斑茅不同无性系的影响[J].甘蔗,2004(3):13-17.

[41]张智,夏宜平,常乐,等.三种观赏草在自然失水胁迫下的生理变化与耐旱性关系[J]. 东北林业大学学报,2007,35(12):17-20.

[42]张智,夏宜平,徐伟韦.两种观赏草的自然失水胁迫初步研究[J].园艺学报,2007,34 (4):1029-1032.

[43]张智,夏宜平.杭州城市绿地中的观赏草调查及其配置应用[J].中国园林,2008(12):15-20.

[44]张科.重庆市六种园林草本地被植物的耐旱性评价[D].重庆:西南大学,2010.

[45]孔兰静,彭卫东,柳玉芬,等.干旱胁迫对三种观赏草叶片渗透调节的影响[J].中国草地学报,2010,32(3):82-86.

[46]孔兰静,李红双,张志国.三种观赏草对干旱胁迫的生理响应[J].中国草地学报,2008,30(4):40-44.

[47]孙铁军,苏日古嘎,马万里,等.十种禾草苗期抗旱性的比较研究[J].草业学报,2009,31(8):42-49.

[48]孙铁军,苏日古嘎,马万里,等.十种禾草耐寒性的比较研究[J].草业学报,2008,30(1):56-60.

[49]马威.5种观赏草的抗寒抗旱性研究[D].哈尔滨:东北林业大学,2014.

[50]袁小环,腾文军,杨学军,等.基质和覆盖对观赏草容器苗越冬的影响[J].华北农学报,2011,26(1):172-177.

[51]柴翠翠,徐迎春,钱仙云.10种观赏草叶片的细胞膜热稳定性鉴定[J].江苏农业学报,2009,25(4):876-879.

[52]李秀玲,刘君,宋海鹏,等.应用Logistic方程测定13种观赏草的耐热性研究[J].江苏农业科学,2010(3):184-186.

[53]张彦棒.高温胁迫对观赏草--细茎针茅生理影响及耐热性诱导的研究[D].重庆:西南大学,2010.

[54]蔡建国,任君霞,姜朝阳,等.芒属5种观赏草的耐荫性研究[J].福建林学院学报,2012,32(3):246-251.

[55]朱小楼.条穗苔草等4种苔草属植物的抗逆性及繁殖研究[D].杭州:浙江林学院,2009.

[56]刘宗华.几种(品种)狼尾草属观赏草的耐荫性研究[D].泰安:山东农业大学,2009.

[57]佟斌,梁鸣.五种观赏草种子繁殖特性研究[J].国土与自然资源研究,2015(4):88-89.

[58]汪甜.狼尾草种子萌发生物学及繁殖技术研究[D].南京:南京林业大学,2011.

[59]王庆海,武菊英,藤文军,等.种植方式和越冬保护措施对芦竹成活率的影响[J].林业科学研究,2006,19(6):813-815.

[60]冉隆贤,文仕知,谢钰容.芦竹快速繁殖技术研究[J].经济林研究,1998(2):13-15.

[61]刘文竹,赵惠恩.芦竹高效快繁体系的建立[J].中国农学通报,2015,31(16):146-150.

[62]阳宴清,王咏,朱美兰,等.芦竹愈伤组织诱导及再生体系的建立[J].草业科学,2016,33(7):1332-1341.

[63]何立珍,周朴华,刘选明.荻不同外植体离体培养研究[J].西北植物报,1995,15(4):307-313.

[64]寻路路,原雅玲,董长根,等.陕西省西安植物园观赏草繁殖和栽培技术及品种推荐[J].现代园林, 2015,12(4):255-260.

[65]武菊英,藤文军,王淑琴,等.栽培措施对狼尾草生长发育的影响[J].林业科学研究,2007,20(1):116-118.

[66]邱友苹.观赏草的美学价值及园林应用[J].福建热作科技,2009,34(2):35-37.

[67]徐冬梅.论观赏草的特性及其在园林景观中的应用[J].江西林业科技,2009(1):35-37.

[68]赵天荣,菜建岗,施永泰,等.观赏草的观赏特性与养护技术研究进展[J].草原与草坪,2009(4):77-80.

[69]王庆海,袁小环,武菊英,等.观赏草景观评价指标体系及其模糊综合评判[J].应用生态学报,2008,19(2):381-386.

[70]张锡九,李大明,何家秀,等.观赏草在成都市园林景观中应用形式初探[J].四川林业科技,2013,34(5):79-81,50.

[71]Nancy J. Ondra(金荷仙,林冬青,蔡宝珍译).观赏草在美国园林中的应用[J].中国园林,2008(12):1-9.

 

致谢:承蒙杨柯先生提供部分案例图片;武怡霖同志在资料收集整理过程中给予了大力帮助,作者谨在此一并致以最诚挚的谢意!

相关标签:四川园林

上一篇:植物对于公司的作用
下一篇:没有了
在线客服
分享
欢迎给我们留言
请在此输入留言内容,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
姓名
联系人
电话
座机/手机号码